世家兄弟

  2010年4月14日22时,山东天达生物制药有限公司董事长张世家突然病逝。4月15日,世家追掉会在高密举行,我因事未能参加。这天夜里,我写了这篇短文,与世家话别。写完,大哭不止。

  世家兄弟,你走得太早、太突然了,走得让人心慌!
  
  我有大半年没见到你了。春节,我给你发了一条短信。正月初九,我给你打了一个电话,问你身体怎么样,问你的企业怎么样。你说企业很好,身体不好,年前病了,医生说是心肺功能衰竭。我急了,说企业不好搞就不搞了,关了它吧!身体要紧!悠悠万事,唯此为大!我的话你是听了的呀,说不搞了不搞了,身体要紧!还说等你养好了身体,要请我去你老家,在你家的老宅子里住上一个月,咱们说上一个月的话。你的话犹然在耳,可你的人却突然走了,就像一支燃烧的蜡烛,还有老大一截呢,就噗地一声灭了!

  世家,我们相识已经二十多年了。你还记得吗?我们第一次见面是1985年秋天,那是一个下午,刚刚下过一场小雨,天气有些凉了。我出发到高密,要去大栏乡采访,县委宣传部的同志说,找个通讯员陪着你吧,叫来的就是你张世家。第一次见面,我们就不陌生,你一上车就滔滔不绝,说村里的事,说乡里的事,语言尖刻,直白大胆,很对我的脾气。那时,你是大栏乡的农民通讯员,在全县通讯员中是最有才气的一个,也是最敢说话的一个。你有些“另类”,却又极有人缘,县里、乡里都对你不错。同样的话,别人说不得,说了了不得,但你世家却敢说,说了就说了,没人找你的茬儿。

  我们第二次见面是1986年夏天。你突然来了一封信,说你不在大栏了,你被高密南关聘走了,在王建章(南关书记)手下当秘书。你说你初到南关,需要一篇“出师表”,要我帮你写一篇南关村的报道。接到你的信,我就去了南关,就住在你在南关新安的家里。三间旧平房,你住西里间,我住东里间。黎明即起,就在村里逛,从早晨6点一直逛到晚上9点,收集这一天里发生在南关村的“重大新闻”,夜里就在你家炕头上写稿。我们写了一篇很有意思的报道,题目就叫《南关一日》。我们的报道是成功的,在县里有影响,在报社也大受赞扬。

  其后,你就不写稿了,全身心地搞起了企业,帮着高方明兴办采暖设备厂。再往后,就是你舍命打的那场官司了,为了农民的利益,为了讨回应该讨回的欠款,你去北京待了三年,跟北京一家很有背景的大企业打了三年官司。谁都说这官司难打,谁都说这官司你打不赢,可你世家一根筋,偏偏就把这官司给打赢了!为打这场官司,你累得大口吐血,差点死在北京。消息传来,高方明哭了,连夜给你电话,说世家你回来吧,命要紧,那钱咱不要了!也就是在北京打官司的那三年,世家你长了才干,长了见识,认识了一批高水平的专家、教授,认识了一批正义的记者。那时,莫言也在北京,说起这一段,莫言赞你,说“现在世家了不得,在北京那是如履平地!”

  再往后,就是你白手起家办“天达药业”了,这是你最艰难的时期,也是你生命中最辉煌的部分。“天达药业”,一个高科技产业,一个高学历人才汇集的地方,领导它的却是一个只读过中学的农家子弟。一切都出人意料,企业独树一帜,经营步步升高。我观察这个企业长达6年,6年里我没为你的企业写过一个字。6年后,当你的企业成为纳税大户、成为“3A企业”后,我们才在高密一家旅馆里谈了一天一宿。怕人干扰,我们又去了潍坊,在潍坊一家宾馆里谈了整整一个下午。谈累了,我就领你去街头一家小店吃和乐。我永远忘不了那情景:我和你进那家小店,我走在前面,你跟在后面,就像我们刚刚赶了一场大集,来这家小店打尖。我们对面而坐,我要了两碗和乐,你一碗,我一碗,一边吃,我一边问你:“好吃吗?”你连忙说:“好吃!好吃!”其实,我们那天吃的和乐并不好吃,面条子泡得太久,有些馕了,但你还是说“好吃!好吃!”。那次长谈,我写了你一生中我为你写的唯一的一篇报道,题目就叫《张世家话危机》。写你也不是吹捧你,而是传达你的焦虑和危机感。那时,你考虑的是:就要“入世”了,中国的企业怎么办?21世纪,中国的人口将达16亿,中国的粮食问题能不能解决?中国的一些中医药秘方被外国偷走了,中国怎样把那些祖传的宝贝再夺回来?我们的心是相通的,但我是无用的人,感觉到了,却无可奈何。你则不同,你是实业家,你感觉到了,就付诸行动,你的“天达2116”新产品的问世,就是冲着21世纪、16亿人口吃饭和致富问题而来的!

  世家兄弟,你知道我最佩服你什么吗?你知道你身上最让我感到亲切的是哪一点吗?那就是你的“农民情结”!我们都是农家子弟,你忘不了农民,你企业的产品不离一个“农”字,办企业为农民造福,我从心里感谢你、敬佩你!你去世了,我没能参加你的追悼会,我要人替我给你送一个花圈,我想写给你的挽联是:终其一生为农忙,我为苍生哭世家!

  在我眼里,有两个张世家,一个是精神的,一个是肉体的。精神上的张世家是强悍的,旺盛的,像永不熄灭的火焰!肉体的张世家却是瘦弱的,干枯的,疲惫的,像一挂随时都会散架的马车!你搞企业是拼了性命的,你的付出已远远超出了你身体的承载力。朋友们都关心你的健康,甚至希望你的企业宁可减一些辉煌,只要你能活下来,能多活十几年,这比什么都强。一次几个人吃饭,莫言说你:“世家啊,你活不到五十!”这话我也说过。我们是恨你啊,恨你搞企业太拼命!恨你抽烟太凶!恨你喝了酒就不吃饭!莫言是疼你的,我也是疼你的,莫言的话说得真狠,可说得再狠也改变不了你的性格!

  一年以前,我们在济南聚过一次,没想到那竟是我们的最后一面。那一次,我们谈到了我们“未来的日子”。我们相约:人老了,你把企业交给别人,你和我就办一张小小的报纸,报纸的名字就叫《说话》,不发新闻,全是言论,让农民在那里说话,让关心农民的人在那里说话,说农村的话,说农业的话,说农民心里想说的话,报纸没几个版面,全当是为农民出一张纸上墙报。说起这事,你我都很兴奋,好像那也就是三、五年以后的事儿,我们一起过一个有意思的晚年。。。。。。

  世家啊世家,我等你呢,你却走了,走得好急啊!此时的我,除了悲痛,我无话可说。另外,我就是感到心慌,感到寂寞,非常寂寞!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许学芳:男,1946年生,山东潍县人,大众日报高级记者)

 

来源:《大众日报》丰收 A152010-10-29

中国农业防灾减灾技术信息网--山东天达生物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 地址:山东省高密市密水街道密水大街西2998号 总机:0536-2345708

招商热线:0536-2343938  邮购直销:0536-2832116 QQ淘宝直销:1728492906 QQ邮购咨询:896157058  淘宝旺旺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网址:www.2116.cn、www.tianda2116.com   手机移动网址:wap.2116.cn  "天达2116服务三农平台"微信公众号:tianda2116wx